笔势苍茫入大荒——周幸福书法简论

日期:2020/4/30   来源:褚兢   发布者:三众小工具 浏览:32242 复制

幸福善书,犹喜草书,其书狂放恣肆,如龙蛇之迹,鬼神之姿,不可测也。


吾与幸福交往凡二十余载,知其脾性有异常人。幸福行伍出身,却于文章墨韵颇下功夫;转业分配在人多向往的省级机关,却不以仕进为意,弃冠冕如敝履,下海“淌浑水”、闯世界,于商界、学界、实业界悠游进退,周旋自如。我观幸福所谓“下海”,意不在孔方兄,而在观察生活,炼意炼志,砥砺人格。果不其然,若干年来,幸福思维方式与人生观念,发生飞跃式变化,已非我辈凡俗眼光所能管窥也。


学书有言:书道亦天道,书品即人品。人多知其论,却不能循其径,得其法,要在不识天道,不修人品,故如龟曳泥塗,徒然嗟叹;又有妄自尊大之徒,以为习书有年,自命得法,于已多虚夸,于人多贬抑,动辄曰:“曾临某字习某帖”,殊不知摹其形而遗其神,徒具古人外壳,全无真气可言尔!


幸福则以为,作书非谋生之具、图名之器,唯以性灵出之,方可求得真境界。


幸福早年书法,于学习古人甚为用力,其书章法谨严,布局疏密有间,笔力坚毅沉雄,已臻很高境地,曾受国内书界泰斗级人士褒扬。这些年,由于阅历大增,其书风又大变,由借鉴古人、师法传统转向从生活中体验和领悟艺术的真谛。我观其书,线条流美遒丽,时而张扬飞舞,如凤翔龙翥;时而沉实收敛,如老藤枯竹,变化丰富,不可端倪。


幸福之人生经历,冥冥之中成为他书法创作的导师,让他突破旧我走向创新。


而幸福创新又不仅限于从日常生活中学习,他在下海的同时,精神层面居然能够向超俗的境界升华,的属难能可贵。他钻研佛学,尤对禅宗大有研究。禅宗的直指本心,顿悟真如在影响他的生命方式的同时,也影响着他的书法创造。他的近期书法,有一种出入法度、从心所欲的姿态,让人读之而叹赏不已。如他所作中堂:“月高蝶影,远峰云飞”,首字落笔即有千钧之重,其后气势渐扬,至收笔处,竟有苍茫而入大荒的感觉;而“煮茶论道,喜逢知音”八个字,整体雄浑而单字圆润,正奇相济,刚柔兼胜,很是引人入胜。


他写的一幅王维诗句:“荆溪白石出,天寒红叶稀。山路元无雨,空翠湿人衣”,风格又不同。通篇中锋行笔,提按之间,纵横转运,开阖收放,得意自如,线条的弹性和力道,如弦如筋;点画的坚实和沉郁,如石如垒,显示出既挥洒飘逸,又骨力峭拔的特征,堪称佳品。


幸福擅长多种书体,草书最能体现其人格性情,今试论之。恐未尽其妙,唯识者谅之。


相关资讯